快捷导航
 
“毗尼:正法久住的基石”讲座举办
VIEW CONTENTS
Discuz! Board 门户 学术之窗 周原与周文化 “毗尼:正法久住的基石”讲座举办

“毗尼:正法久住的基石”讲座举办

2018-11-2 09:29| 发布者: 法良| 查看: 42| 评论: 0
摘要: 2018年10月20日下午,在北坞公园内的玉泉民俗文化馆(金山寺),由中国人民大学净土文化研究中心主办的净书读书会·净生活公益讲座如期举行,温金玉教授讲授主题为“毗尼:正法久住的基石",这是2018年八大宗派诠 ...
2018年10月20日下午,在北坞公园内的玉泉民俗文化馆(金山寺),由中国人民大学净土文化研究中心主办的净书读书会·净生活公益讲座如期举行,温金玉教授讲授主题为“毗尼:正法久住的基石",这是2018年八大宗派诠释的第六讲。
 中国佛教宗派的形成有一个过程,最早于南北朝时即已出现其雏形。但此时的宗派主要是以弘传某一部经典为中心而形成的一个师传队伍,如摄论宗、地论宗、成实宗等即是如此。其所学、所研和所传主要为《摄大乘论》《十地经论》和《成实论》及《俱舍论》,即被称为摄论学、地论学和俱舍学。严格说来,它们只能是学派,而非宗派。隋唐之际,随着中国佛教理论的成熟和师传队伍谱系的日益鲜明,学派不论在理论队伍的建设还是在思想创见上都有了更为深入的发展。学派师传有了更为明确的主体性和继承性,有了其基本命题和思维模式,一个学派致力于解决的问题也有着一致性和继承性,由此宗派得以形成。其最早者即为三论宗,其后则有天台宗、华严宗、法相宗(唯识宗)、律宗、禅宗等相继而立。所不同的是,上述学派和宗派大都是以佛教某一部经或论为中心而形成的,唯独律宗是以佛教广律为其立宗之本。

 据僧史记载,律学传入中国,始于曹魏嘉平年间(249~253年)。当时中天竺昙摩迦罗来到洛阳,看见中国僧人只是剪落,身穿缦衣,末禀归戒,更谈不上戒律的约束。于是在嘉平二年(250年)译出《僧祗戒心》,即摩诃僧祗部的戒本,作为僧众持戒的依据。又敦请梵僧十位大德,建立羯磨法(即受戒仪式),创立以十大僧传戒法的先例,这是中国有戒律和受戒的开始。

       正元年间(254~255年),中亚安息国沙门昙无谛来到洛阳,于白马寺译出昙无德部的受戒作法,这是当时中国比丘羯磨受戒所禀之法。所以在中国所传的戒法,是采取《四分律》的,这可看作是中国佛教四分律宗的嚆矢。

      在五部律中,中国最先译出的是《十诵律》。《十诵律》是萨婆多部的广律。姚秦弘始六年(404年),专精《十诵律》的沙门弗若多罗来长安,与鸠摩罗什共译《十诵律》。律文尚未译完,弗若多罗便逝世。后又昙摩流支携此律梵本来长安,复与罗什共译,成五十八卷。译文尚未删改整理,罗什又逝世。后又有卑摩罗叉来长安,对译本重加校订,改最后一诵为《毗尼诵》,并译出〈十诵律毗尼序〉放在最末,始开为六十一卷。这就是现行的《十诵律》。

       昙无德部广律《四分律》,于弘始十年(408年),由善诵昙无德部律的佛陀耶舍诵出梵文,竺佛念译为秦言,初成四十四卷,今开为六十卷。

      《僧祗律》梵本是由法显从印度求来,于义熙十四年(418年)在道场寺与佛陀跋陀罗共同译出,成四十卷。

       弥沙塞部的广律《五分律》亦经佛陀什和竺道生于刘宋景平二年(424年)译出,成三十卷。

       至于迦叶遗部,至东魏定武元年(543年),由般若流支译出《解脱戒经》一卷,其广律始终没有译就。

       随着广律的译出,解释广律的论著也陆续译出,其中比较重要的有《毗尼母论》八卷、《摩得勒伽论》十卷、《善见论》十八卷、《萨婆多论》九卷、《明了论》一卷。这就是中国律宗的“四律五论”。

       自广律译出以来,除《五分律》未曾弘通外,《十诵律》《僧祗律》曾盛行于宋、齐、梁之间。江南一带多尊祟《十诵律》,关中及其他地方,则多尚《僧祗律》。其中,《十诵律》最为盛行,《梁高僧传》卷11曾云:“虽复诸部皆传,而〈十诵〉一本,最盛东国。”可见,在律学初传中国之际,是诸律并弘,而《十诵律》却曾独领风骚数百年。

      中国佛教史上最后能弘通独盛、蔚成一宗的,只有《四分律》。《四分律》虽译于姚秦时代,但其后六十余年间,几无人研习。及至北魏孝文帝时,北台法聪律师辍讲《僧祗律》,而专心致力于《四分律》的研习弘扬,从此以后,四分律学蒸蒸日上,弘传渐盛。法聪律师在平城(今山西省大同市)开讲此律,口授弟子道覆作《四分律疏》六卷,但内容仅是大段科文。

      北魏末年慧光僧统(468~537年)博听律部,师承道覆研究《四分律》,他由佛陀扇多的启示,造《四分律疏》百二十纸,并删定《羯磨戒本》,大力弘扬戒律,奠定了《四分律》开宗立派的基础。

       慧光门下弟子众多,道云、道晖、昙隐、洪理、慧远、法上均为一代名僧。其中道云奉慧光遗命,专弘律部,著《四分律疏》九卷。道晖又把道云所撰之《疏》加以整理,略为七卷。洪理撰《四分律钞》二卷。昙隐起先原奉道覆,听受律部,后来更从慧光采撷精要,成为弘播戒宗、五众师仰的人物。与昙隐并称通律的道乐,有弟子法上,法上的弟子法愿,有“律虎”之称,著有《四分律疏》十卷、《是非钞》二卷。

      道云之下有洪遵、道洪两系。道洪力阐《四分》,弟子洪渊、慧进、玄琬等继起,使《僧祗律》在关中几成绝响。道洪门下有智首、慧进、慧休、道杰等。日后形成四分律宗的,正是智首的法系。

       智首(567~635年),幼年从僧稠门徒智旻出家,后从道洪听受律学。他广为考定三藏诸佛典,凡与律有相关连的对勘条疏,加以会通。慨叹当时五部律互相混杂,于是研核古今学说,著《五部区分钞》二十一卷。以道云所制的《四分律疏》为基础,比较各部律文的异同以资取舍,撰《四分律疏》,世称《广疏》(一作《大疏》),它与慧光的《疏》(称为《略疏》)、法砺的《疏》(称为《中疏》)共称律学三要疏。

 智首弘扬律学三十余年,奠定了唐代律宗的基础。当时律学名僧大都受过他的影响,正是他的弟子道宣继承其遗范,并用大乘教义来解释《四分律》,而创立四分律宗的。道宣(596~667年),律学南山宗的创始人。十五岁出家,二十岁从智首学律,听其讲《四分律》二十余遍,专心钻研律部。后入终南山潜心述作。于武德九年(626年)六月撰成《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三卷(今作十二卷),对《四分律》进行了划时代的归纳整理,阐发了他为律学开宗的见解。《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钞集比丘依律行事的教典根据,主要以《四分律》藏为基础,以三藏文字、圣贤撰述、古师章疏为补充,分三十篇说明律藏所摄的自修摄僧的各种事相行法,成为中国律宗最具权威的著作。后世学者将他的《四分律比丘含注戒本疏》《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四分律册补随机羯磨疏》《四分律拾毗尼义钞》《四分律比丘尼钞》合称四分律宗五大部。

       此外,道宣还撰有《关中创立戒坛图经》《律相感通传》《释门归教仪》《释门正行忏悔仪》《教诫新学比丘行护律仪》《净心诫观法》等有关律学方面的着作。因道宣长期居住终南山,并在此山创立了他的律学范畴,后人便称他所弘传的四分律学为南山宗,并尊他为南山律师。

       唐代与道宣同时并弘《四分律》学的,还有相州日光寺法砺律师,开相部宗;西太原寺东塔怀素律师,开东塔宗。此二宗与道宣的南山宗并称律宗三家。

虽然后来义净律师由海道往印度求法,历时二十五年,经三十余国,记录历年在印度的见闻,尤以戒律的行持实状为主,纠正戒律上旧传的偏误,不满中国僧众在实践上的失当,途中作传四十条寄归,即《南海寄归内法传》。他从印度携回《根本说一切有部律》,认为此律才是最纯正的律,所以他翻译此律凡十八部,企图使中国僧众的戒律完全仿效印度,此举并得到朝廷的支持,但最终仍无法动摇四分律宗,而未见广传。

 南山律宗至唐末五代,经过唐武宗废佛及五代的丧乱以后,律疏散失,传承乏人,呈现衰微景象。及至宋代,允堪、元照律师相继兴世。重振宗风,使南山律宗又复兴盛起来,史称为律宗的中兴时期。允堪(1005~1061年),出家后在西湖菩提寺讲授南山律宗,宋庆历、皇佑年间(1041~1053年),依照戒律在杭州大昭庆寺、苏州开元寺、秀州精严寺建立戒坛,每年度僧。所有道宣的重要著述,他都作了记解,有《行事钞会正记》《戒本疏发挥记》《羯磨疏正源记》《拾毗尼义钞辅要记》《教诫仪通衍记》《净心诫观发真钞》等十部,世称“十本记主”。后人将其学系称为“四分律会正宗”。 允堪有弟子择其,择其弟子元照(1048~1116年),博通三藏,参究各宗,而以律为本。住持杭州灵芝寺三十年,盛开讲筵,从事著述,以天台宗教义来阐明道宣的学说,著有《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四分律含注戒疏行宗记》《四分律羯磨疏济缘记》共一百余卷。并详究律宗传承,作《南山律宗祖承图录》,楷定南山九祖,后世称其为律宗中兴的大师。宋志磐《佛祖统纪》卷29依之,作为南山律宗传承,后附允堪、元照二人略传。清初福聚著《南山宗统》,亦依元照所立九祖(昙无德、昙摩迦罗、法聪、道覆、慧光、道云、道洪、智首、道宣)次第,于道宣下续文纲、满意、大亮、昙一、辩秀、道澄、澄楚、允堪、元照,定为中国律宗之列祖。道宣所著《行事钞》,自唐至宋,解者六十余家,而以允堪的《会正记》和元照的《资持记》二书最负盛名。但允堪和元照的学说也有差异,在关于绕佛方向及衣制短长等细琐问题上二者有争论,于是南山律宗又分为会正派和资持派。

律宗的再兴已至明末,弘律的大德,又相继而起,比如莲池、蕅益、弘赞、元贤诸大师。虽非律宗,却有意扶持律学,均有律学的著述存世。真正使律宗重见复兴气象的是古心律师。古心(1541~1615年),名如馨,谥慧云。出家后,慨叹律学久废,僧尼不依戒律,矢志徒步至五台山求学戒法,返回金陵(今江苏南京市)后,于马鞍山古林庵建弘律道场,神宗曾赐“振古香林”的匾额。历住灵谷、栖霞、甘露、灵隐、天宁等寺,开坛授戒三十余处,徒众近万人,重兴南山律宗,世称中兴律祖。编有《经律戒相布萨轨仪》一卷,其法系被称为律宗古林派。

       古心门下弟子有性相、永海、寂光、澄芳、性祗等。其中寂光(1580~1645年),字三昧,初习贤首教观,后受具于古心律师,从此精研律学,博览五部。并在金陵宝华山建律宗道场,设坛传戒,受戒弟子满天下。开千华大社,著有《梵网经直解》四卷、《十六观忏法》等。其法系被称为律宗千华派。宝华山自寂光后,成为中国戒学中心,且各地寺院传戒,皆以宝华山为轨范。寂光门下著名弟子有香雪、见月二人。香雪弘律于常州天宁寺,著《楞伽经贯珠》十卷,后传承不详。见月(1601~1679年),号读体,受具于寂光律师,从此致志《四分律》。寂光示寂时,嘱其继任法席。他住持宝华山三十余年,定制每年春冬传戒,结夏安居,寺规整肃成为各方模范。治事之暇,即从事著述,对于近世律学的重兴,起了很大的作用。

       其著述有《毗尼止持会集》十六卷、《毗尼作持续释》十五卷、《传戒正范》四卷、《毗尼日用切要》一卷、《沙弥(尼)律仪要略》一卷、《剃度正范》《僧行规则》《三归五八戒正范》《黑白布萨》《出幽冥戒》《大乘玄义》《药师忏法》等。其中,《传戒正范》一书,成为近代僧徒传戒必用的依据仪轨。近代弘一法师曾赞誉此书为:“从明末至今,传戒之书独此一部。传戒尚存一线曙光之不绝,唯赖此书”。晚近律学,唯宝华山一系,以开坛传戒为任,使出家受戒之仪制得以勉存,佛法藉以弘扬,其功不可没。

乾隆时,北京潭柘寺源谅(1705~1772年)亦盛传戒法,著有《律宗灯谱》二卷。湖南先令长松以各地传戒戒科不一,撰《戒科删补集要》,盛传于湘鄂。太平天国以后,金山的观心、焦山的大须、天台的敏曦等,都倡传戒律于江浙。光绪23年(1897年),发朗重建杭州昭庆寺戒坛,时称为律宗中兴。

       律宗在历史上衰落时期大大多于其隆盛时期。在北宋和明末有过两次复兴,随即为社会大动乱的浪涛所淹没。此后一直黯然不彰。至近代,专研四分律宗者,有弘一、慈舟两位大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策划更多
独家评论更多
VR视频更多
周排行

让创业更简单

  • 反馈建议:service_media@36kr.com
  • 客服电话: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Comsenz Inc.  Powered by©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