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杜斗城 杨富学 | 唐玄奘的理想
VIEW CONTENTS
Discuz! Board 门户 学术之窗 杜斗城 杨富学 | 唐玄奘的理想

杜斗城 杨富学 | 唐玄奘的理想

2020-3-6 11:06| 发布者: 法良| 查看: 84| 评论: 0
摘要: 玄奘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旅行家和翻译家。 更确切一点说,还应称之为具有非凡理想的宗教实践家和具有政治眼光的思想家。兹略述管见。一据说求取《瑜伽师地论》是玄奘西行的主要原因之一,故这里从此谈起。众所周知,瑜 ...

玄奘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旅行家和翻译家。[1] 更确切一点说,还应称之为具有非凡理想的宗教实践家和具有政治眼光的思想家。兹略述管见。

据说求取《瑜伽师地论》是玄奘西行的主要原因之一,故这里从此谈起。众所周知,瑜伽师地,指的是瑜伽师修行所历的境界(十七地),故是论亦称《十七地论》,相传为古印度弥勒口述,无著记录。为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派和中国法相家的根本论书。玄奘译本100卷。全书分五部分,其中心内容是论释眼、耳、鼻、舌、身、气六识的性质及其所依客观对象是人们根本心识——阿赖耶识所假现的现象;禅观渐次发展过程中的精神境界,以及修行瑜伽禅观的各种果位。从分析名相有无开始,以使人悟入中道结束。[2] 简言之,此书讲论修行成道,把人生所经的历程,分成十七个阶段,每个阶段,都包含着各式各样的思惟。值得注意的是其卷61《摄决择分》中关于“佛为出爱王所说经”一节借佛之口,对国王的“过失”、“功德”作了大段描述。在讲到国王“过失”时说:


王过失者,略有十种。王若成就,如是过失,虽有大府库,有大辅佐,有大军众,然不可归仰。何尔为十?一种姓不高,二不得自在,三立性暴忍,四猛利愤发,五恩惠奢薄,六受邪佞信,七所作不思不顺仪则,八不顾善法,九不知差别,忘所作恩,十一向纵任,专行放逸。

接着又对此十条进行了解释。如对第四条“猛利愤发”的解释是:


谓有国王,诸群臣等有小愆过,有其违越,便削封禄,夺去妻妾,或以重罚,而刑罚之,如是名王猛利愤发。

在解释第六条“受邪佞信”时曰:


若有国王,诸群臣等实非聪睿,有聪睿慢,贪浊偏党,不闲宪式,情怀谋叛,不修善政,听受信用,如是辈人,所进谏议。由此因缘,王务财宝,务称善政,并皆衰损,是名王受邪佞信。


   而对第八条“不顾善法”的解释为:


国王不信他(来)世,亦不晓悟……不能时时布施修福,受斋学戒,如是名王不顾善法。


与十“过失”相对,国王的“功德”也有十条:


王功德者,略有十种。王若成就如是功德,虽无大府库,无大军众,而可归仰。何尔为十?一种姓尊高,二得大自在,三性不暴恶,四发愤轻微,五恩惠猛利,六受正直言,七所作谛思,善顺仪则。八顾恋善法。九善知差别,知所作恩。十不自纵性任,不行放逸。


此国王之“十功德”与前述国王之“十过失”正好相反,其论对国王“十功德”的各条也进行了具体解释,如对其中第五条“恩惠猛利”的解释如下:


谓有国王,诸群臣等正直,现前供养侍卫,其心清净,其心调顺,于时时中,以正圆满,软言慰谕,具足颁锡爵禄勋庸,而不令彼损耗,稽留劬劳怨恨,易可供奉,不难承事,如是名王恩惠猛利。


在解释第七条“所作谤思,善顺仪则”时曰:


谓有国王,性能究察能审究察,性能思择能审思择,诸群臣等于彼彼务机密事中,不堪委任而不委任;堪委任者而委任之;不堪役者而不驱役,堪驱役者乃驱役之。应赏赉者而正赏赉,应刑罚者而刑罚。凡有所为,审思审择,然后方作而不卒暴。……是名王所作谛思,善顺义则。


又如对第九条的“善知善别,知所作恩”解释为:


谓有国王,于诸大臣辅相国及属官等,心无颠倒,能善了知忠信伎艺,智慧差别……于其轻者轻而远之,于其有者敬而爱之,而正摄受,又诸臣等年耆衰迈,曾于长夜供奉侍卫,虽知无势无力无勇,然念昔恩,转怀敬受,而不轻贱,爵禄勋庸分赏无替,如是名王善知别,知所作恩。


在讲完“十过失”、“十功德”后,接着又讲五“衰损门”和五“方便门”。前者的内容为:一不善观察而摄群臣;二虽善观察而摄群臣,无恩妙行,纵有非时;三专行放逸,不思机务;四专行放逸,不守府库;五专行放逸,不修法门。后者则恰恰与之相反。此后接讲五“可爱法”:一恩善世间;二英勇具足;三善权方便;四正受境界;五勤修法行。

文中对这些内容都有详释,兹不具引,仅撷取“可爱法”中的最后一条“勤修法行”,以窥其一斑:


何名王勤修法行?
谓有国王,具足净信,戒闻舍悲。
云何名王具足净信?
谓有国王,信解他世,信解当来净不净业及爱非爱果与异熟,如是名王具足净信。
云何名王具足净戒?
谓有国王,远离杀生及不与取淫欲邪行妄语饮酒诸放逸处,如是名王具足净戒。
云何名为王具足净闻?
谓有国王,于现法义,于后法义,及于现法后法等义,众妙法门,善听善受,习诵通利,专意研究,善见善达,如是名王具足净闻。
云何名为王具足净舍?
谓有国王,虽在悭垢,所缠众中,心恒清净,远离悭垢,惠舍圆满,于布施时,常乐平等,如是名王具足净舍。
云何名王具足净慧?
谓有国王,如实了知,善不善法,有罪无罪,修身不修,胜劣黑白,于广分别,诸缘生法,亦如实知……如是名王足净慧。如是名王勤修法行。


在具体地讲了“可爱法”五条之后又评论说:


由王受行此法(指五“可爱法”)故,能引诸王现法后法所有利益。谓初四种能引发王现法利益,最后一种能引发王后法利益。


说白了就是:国王如能遵守此五“可爱法”,可带来一切利益,但前四种只能带来眼前利益,而后一种可带来长远利益,而这后一种实际上就是要国王信仰和护佑佛教。最后总的结语是:


复次大王当知,我已略说王之过失,王之功德,王衰损门,王方便门,王可爱法,及能引发王可爱法,是故大王应当修学。王之过失实当远离。王之功德,宜当修习;王衰损门,宜当远离;王方便门,宜当修学;王可爱法,宜当希慕。能引发王可爱之法,宜当受行。大王若能如是修学,当获一切利益安乐。

其意甚为明了,旨在劝说国王修学其法,使之皈依并护持佛教。

值得注意的是:《瑜伽师地论》中的上述内容,后被玄奘单独提出,经改译后冠名《王法正理论》(1卷)单独流行。[3]

《瑜伽师地论》部头很大。玄奘自贞观二十年五月十五日着手翻译,至二十二年五月十五日译毕,耗时整整两年。书成后,玄奘奉召前往玉华宫(在今陕西铜川市)伴驾。唐太宗在详细询问了该经的翻译情况及其要意后,欣然命笔,御撰《大唐三藏圣教序》。此序后来成了“一切经”的序文,常被冠于多种版本的《大藏经》之前。

大概是因为该经部头过大,翻阅不易,玄奘遂在唐太宗新逝,高宗初立之际将有关国王治国理论的《摄决择分》前部另外译出,又另题了醒目的经名——《王法正理论》。玄奘译此经的政治意图托盘而出了。

异译的《王法正理论》将《瑜伽师地论·摄决择分》中的“王之过失”和“王之功德”的第一条删除,其余基本相同。何以如此,原来《瑜伽师地论·摄决择分》的第一条称“种姓不高”是王的“过失”,相反,“种姓尊高”则成了王的“功德”,问题就出在此。[4]

众所周知,古代印度有着极为森严的“种姓制度”,中国无之,但魏晋的“门阀士族”制度却与其有不少相似之处。这种制度虽然后来寿终正寝,但其影响却一直延续到唐初。故唐朝皇室一直攀附“陇西李氏”。唐初,高士廉奉李世民之命编纂《氏族志》,因受魏晋传统的影响把世家大族定为九等,以山东崔氏为最上。唐太宗不悦,命其以“本朝”大姓为先。在修改后的《氏族志》中,皇族李氏成了上上,外戚成为上中,崔氏降为上下。实际上,从李世民的父系讲,为古拔氏的后裔,根本不是汉族。从母系讲,其独孤氏、长孙氏、窦氏也非汉族。[5] 故在时人心目中,李氏虽贵为皇帝,但仍属“种姓不高”之类。如果说“种姓不高”就是王之第一条过失,甚至不能为王治国,那就犯了大忌,玄奘大概意识到这一点了,故在《王法正理论》中把这一条删去了。

除此之外,其余各条皆为国王治国修身或权术之类。换言之,作为一国之主,如果不能明察一切,克己修身,信仰佛教,纵然有大府库(经济)、大辅佐(人才)、大军众(武装),仍旧不能成就事业,这就是《瑜伽师地论》的主题思想。此《论》虽然达百卷之多,但在玄奘看来,其中的第61卷最为重要,故需特别提出。玄奘是要用佛教的思想来“武装”李唐最高统治者的头脑,要他们用佛教的理论和思想来治理国家。这一思想在《大唐西域记》中也有反映。

由玄奘口述,辩机执笔的《大唐西域记》历来受人称道,研究著作枚不胜举。但一般称其为“历史地理”著作。更有人谓其是唐太宗在统一大业完成之后,以“天可汗”自居,急于了解西域情况而让玄奘作这本书的。然稍加翻阅,便不难看出,此书的主旨,实际上在于“佛教”,玄奘借言地理而向太宗介绍佛教。这里不妨先看看是书最后的《记赞》部分带有总结性的文字:


记赞曰:大矣哉,法王之应世也!灵化潜运,神道虚通。……岂实迦维降神,娑罗潜化而已。固知应物效灵,感缘垂迹,嗣种刹利,绍胤释迦,继域中之尊,擅方外之道。……越自降生,洎乎潜化,圣迹千变,神瑞万殊。不尽之灵逾显,天为之教弥新,备存经诰,详著记传。然尚群言纷乱,异议舛驰,原始要终,罕能正说。此指事之实录,尚众论自若斯。况正法幽玄,至理冲邈,研覆奥旨,六多阙焉。……我大唐临训天下,作孚海外,考圣人之遗则,正先王之旧典。阐兹像教,郁为大训,道不虚行,弘在明德。遂使三乘奥义,郁于千载之下;十力遗灵,  于万里之外。神道无方,圣教有寄,待缘斯显,言其信矣。


看来,玄奘作此书的主旨在于“阐此像(佛)教”,以使“圣教有寄”的。《记赞》之末又谓:


印度风化,清浊群分,略书梗概,备如前序。宾仪、嘉礼、户口、胜兵、染衣之士,非所详记。然佛以神通接物,灵化垂训,故曰神道洞玄,则理绝人区,灵化幽显,则事出天外。是以诸佛降祥之域,先圣流美之墟,略举遗灵,粗申记注。


作者在这里明确地将佛教与非佛教区分开来,对佛教以外的事情,采取“非所详记”的消极态度;而对佛教及有关内容的记述,却采取了非常积极的态度。这是玄奘、辩机撰写《大唐西域记》动机的自我表露。书之内容,也正与之相符。书中共载139“国”,各国详略不一。除少数外,其所述内容主要是佛教。书中所载佛教内容大致可分为如下几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策划更多
独家评论更多
VR视频更多
周排行

让创业更简单

  • 反馈建议:service_media@36kr.com
  • 客服电话: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Comsenz Inc.  Powered by©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