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佛学与易学》读后感(黄夏年)
VIEW CONTENTS
Discuz! Board 门户 学术之窗 岐阳易学 《佛学与易学》读后感(黄夏年)

《佛学与易学》读后感(黄夏年)

2018-1-15 13:58| 发布者: 法良| 查看: 428| 评论: 0|来自: 世界宗教研究1999年第1期,153-155.
摘要: 佛学与易学,这是两个学科概念,但是此二者却在历史上有着很深的关系。阅读夏金 华先生著的《佛学与易学》 (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1997年4月版。以下简称《佛易》),使我更深深地感受到这一点。 毋庸讳言,来自于“西天佛 ...

佛学与易学,这是两个学科概念,但是此二者却在历史上有着很深的关系。阅读夏金

华先生著的《佛学与易学》 (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19974月版。以下简称《佛易》),使我更深深地感受到这一点。

毋庸讳言,来自于“西天佛国”印度的佛教,一俟传入中国必将与中国传统文化融合,

由是成为中国学术的一支重要内容,影响了中国的学术进程,并且开辟了传统治学的新的

领域与方法。但是佛学博大精深,名相芜杂;易学古老晦涩,卦象众多,佛学与中国土生土

长的易学是怎样结合的,它们之间有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却是我们要去研究的一个重要

的内容。以往的研究并不能使我们感到满意,这个问题始终困惑着学术界,《佛易》一书就

是试图阐释这些问题,并且起到了一个较好的开头作用。

20余万字的《佛易》 ,从五个方面着眼于佛学与易学的关系。第一个方面是佛学与易

学的交涉,此为佛学与易学关系前史,描述了佛学传入后,通过“格义”的方法开始走上与

易学结合的开端,又在伪撰的佛经里揉进了易学的内容,再通过帝王官僚士大夫的参与推

动了两者融合的进程。第二个方面是禅学与易学的关系,这是佛学与易学不断融合的结

,在禅宗的理论中易学被广为使用,例如石头希迁和尚作《参同契》 ,就是明显地受到了

《周易》的影响。云岩昙成的《宝镜三昧》取《周易》的十六字偈,促成了洞山禅师建立曹洞宗的“偏正回互”和“偏正五位”的独特理论。藕益智旭以佛解易,撰《周易禅解》。第三个方面是华严学与易学的关系。这是佛学与易学融汇的又一方面,华严宗的实际创始人法藏首开先例,采用《易传》的思维方式建立了“生灭门”的形式,套入“真如缘起”论。华严学家李通玄采取举方隅表法、取象表法和托事表法,以《易》表华严教门。澄观取《易》疏解《华严经》“穷理尽性” ,“广大悉备”。宗密引《易》“元亨利贞”四德和气之思想,诠表《圆觉经》。它们都是中国佛学对外来佛学的研习与发挥的思想成果。第四个方面是密教与易学,这是佛学中的密行咒术与易学的术数卦象之象数的结合。一行禅师使用《易》占,密教金刚界曼荼罗与《洛书》方位,大兴善寺与《乾卦》爻象,东方神秘主义的共同性于此一斑。第五个方面是唯识学与易学,这是近代佛学的兴起与易学交涉的产物,李正刚从汉义象数的训诂和对《系辞》的阐发,契入唯识缘生的堂奥。章太炎独辟蹊径,比勘易学与唯识,新意叠出。太虚

论《易》 ,兼以佛法相证,力明世间法。熊十力“颇涉诸宗,卒归本《大易》”。从唯识旧师,“犹

融《易》入佛” ,“唯求识乾元性海,而不见有生死海”。佛学与易学走完了千余年道路。

由是可见,《佛易》一书内容广泛,包罗大面,重点突出,是一本佛学与易学关系研究的

学术书,而不是一般的知识性读物。本书首次在学术史上比较系统地梳理了佛学与易学之间交涉的历史,厘清了两者之间的发展脉络,正确地指出了“佛学与易学之交涉,其若明若暗的发展脉络,大致走过‘以《易》解佛’至‘以佛解《易》’ ,最终融合佛《易》 ,另出新义之进路” (11),这条进路也正是从印度佛学开始被“格义” ,尔后被研究,最终成为中国特色佛学的道路。应该说,佛学与易学之间的交涉,更多的在于义理之间。佛学本身是以思辨为特点的宗教,自称“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也就是说,佛教提倡的是以智慧来解脱心灵的负担,因此在佛学中讲智慧,讲思辨是其一大理论特点。易学的包容性极广,“广大悉备”的特点,不仅使中国传统诸子皆可从中汲取养料,为己立说“助力” ,而且也给外来的佛教在发展中国化的道路上提供了一个个理论上的“助缘” ,诚如作者所言:“僧侣和佛教学者出于传播佛法的需要,抓住易学中有关思想的学说,从佛学的角度加以变通、改造和创新,出现了不少有益的思想理论, `以佛解易’的结果,不但充实和丰富了佛学思想的内容,而且对于形成中国佛教有别于印度佛教的特色,亦有助缘作用,同时对易学体系的繁荣也推动不浅。” (12)

作为第一本探讨佛易关系的专著,笔者认为全书透露着阐发的新意,特别是在大处着眼,有很多观点令人耳目一新。在“禅学与易学”一章里,作者抓住了易学的原理,刻意阐释佛学中因受到易学影响后而出现的新的理论。例如,学术界都承认石头希迁的《参同契》与魏伯阳的《参同契》有关系,但著者却更进一步指出,希迁的《参同契》 ,是讲理事关系,此为禅家的共识,“希迁将禅修中之意境与月亮之晦明更易紧密联系在一起,此种思想在中国禅学史上是具有开创性意义的”。 (60)希迁的精神是“从自家实证得来的”。这种看法,应该是比较正确地反映了佛学与易学结合的特点,即佛学始终以自己的态度来有限度地吸取外教的养份,其立足点应是佛教,易学则是佛学的参鉴之一。作者对曹洞宗的“十六字偈”密义之争的看法,也有独到之处,认为“易学史上,汉宋水火,不可调合,慧洪、元贤之失误是不可避免的,不了解洞宗宗旨与汉儒象数学内在精神之联系以及‘宋易’对慧洪、元贤之濡染,是无法真正弄清他们诂解失误之深层原因的。” (95-96)正是汉代的象数学和宋儒的“易”理的差别,造成了历史上曾经争论多年而不休的一大“公案”。在“华严学与易学”章里,作者指出了《华严经》的研究是华严学的先导之一般学术常识外,尤注意华严学与易学之间的“正面参与”。他列出这样一个公式,“《说卦传》→汉《易纬·乾凿度》、‘帝出乎震图’→唐李通玄‘十方诸佛菩萨八卦方位图’→宋邵雍‘后天八卦方位’” (154)很形象地说明了汉代易学到唐代李通玄的华严学至宋儒易学之间的演进变化,由是表明了传统汉易影响了华严学,再由华严学影响到宋易这样一个过程。所以作者强调,华严学家的特点是“援易入佛” ,“其论述发挥,却又无一例外地服从于弘扬华严思想的共同目的,脱不了相互影响和联系。因而,透过其在‘援易入佛’上所作的努力,可以反映出佛学与易学之间错综复杂关系嬗变的历史轨迹,此种努力之关键在于借易学思想以畅胜理,为有唐一代佛教的存在和壮大寻找理论依据,为其传播开道鸣锣。” (204)在“唯识学与易学”章里,由于近代唯识学正处于复兴的时期,一些学者在解释佛易关系时,与古代已经完全不同了。作者认为,“以佛解《易》 ,虽是‘古已有之’ ,但以唯识学与易学相印证,则是章(太炎-引者)氏之创造。” (254)太虚大师将《易》列为世间法又通于出世间法,“是很有代表性,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268)而到了熊十力,易学由过去“作为佛学的辅助理论加以阐述的” (271)的从属地位,一变“上升到主导地位。此是熊十力新唯识学说有别于往昔‘以《易》解佛’或‘以佛解易’思想流派的一大特色。… …出入儒佛,归宗易学,是熊十力学术思想发展之根本理路。”由是勾勒了近现代佛易交涉关系的新的特点,有利于我们对佛易关系的深化认识。

《佛易》一书,有特点,有理论,有观点,文笔流畅,是近年来学术界探讨佛儒关系的一本值得一读的书。中国传统文化,历来为儒、释、道三家,但是应该如何来认识和分析三家的关系,易学无疑在其中占有一个重要的位置。一般来说,学者在研究儒佛关系时,多注意的是社会伦理和心性关系方面,对佛易关系的研究还重视的不够,《佛易》的出版,弥补了这方面的缺陷,其重要性就在于此。作为一部有开拓性的著作,不可能是尽善尽美的,书中仍有一些地方有待于补充和完善。例如,书中关于“密教和易学”一章,就显得太单薄,而且在基本材料上还远没有充分挖掘。翻开大藏经密教部的典籍,我们可以发现有很多深受易经影响的地方。密教最普遍使用的咒语,其实将其按意思译出来,有很多是讲方位的,因此它与《易经》里的方隅学有很多相通之处,而且在已译的经文中已有不少,包括二十八宿的关系,在经文里也出现过,所以这一部分内容有必要进一步研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让创业更简单

  • 反馈建议:service_media@36kr.com
  • 客服电话: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Comsenz Inc.  Powered by©  技术支持: